“双碳”下的制造业——解读“碳达峰”与“碳中和”

2021-11-15  来源:唯塑传播
 
什么是“碳达峰”和“碳中和”?
 
碳达峰是指我国承诺2030年前,二氧化碳的排放不再增长,达到峰值之后逐步降低。
 
碳中和是指企业、团体或个人测算在一定时间内直接或间接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然后通过植物造树造林、节能减排等形式,抵消自身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实现二氧化碳“零排放”。
 

 
但需要强调的是,“双碳”不只是一个环保概念,更是一个政治经济概念。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发展很快,尤其是2010年前后,每年GDP超过10%的速度增长,谁看了不羡慕?西方国家为了拖延发展中国家发展,就借气候变暖搞了限制碳排放权这个问题。主要目的就是西方为了遏制后发展国家,尤其是遏制中国发展,限制发展中国家的碳排放权。
 
为什么碳排放权这么重要?丁仲礼院士在接受柴静采访时也说到:碳排放权就是你使用能源的权利,就是你还可以用多少能源,就是你的发展权。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腾飞是从出口依赖的外向型经济起步。通过深度参与全球市场,中国建成了世界上最完整、最庞大的工业体系,“世界工厂”和“中国制造”成为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价值链的标签。这种外向型经济循环“两头在外”-原料进口、产品出口,国内提供的是产能优势在于产业发展速度快、培育周期短,很多产业都是直接从境外转移进来的,在较短时间内实现了技术的积累和提升。
 
但依赖出口拉动经济只能为经济发展的前半程保驾护航,发展到一定程度必定出现瓶颈。能源和原料消耗过大,对外严重依赖;产品供应过剩,出口依赖严重;上下游均缺少产品定价权,加工利润微薄,资本难以在国内循环并积累,造成了当前中国工业基础技术发展滞后和国内产业资本市场低效等众多深层次问题。
 
2021年疫情恢复后种种经济现象更凸显了该模式的问题,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暴涨,看似中国制造业获得了巨大的收益,但诸如美国通过增发货币兑换了大量工业物资,一方面是自己辛苦付出却让他人赚了便宜。更深层次是,国内工业系统却要面临着原料价格大幅上涨和出口产品的价格下跌两头受困的局面,中国下游制造产业的日子异常难过,同时制造业开足马力的生产,更加带来了能源消耗的巨大压力。
 
 
近段时间国内多地能耗“双控”亮红灯,旺季限电,一时间限电、限能相关的众多新闻出现在大众视野,各种工厂限电停工的消息也满天飞。实际上大规模限电已淡出人们视线许久,在2000年左右,我国的农村地区经常会出现大规模的限电,这是由于当时我国电力储备不完善,供电不足,限电是属于无奈之举。此后在2008年、2010年、2018年,受三次雪灾影响,也有有不同程度的限电政策。
 
除以上特殊时期外,近几年的并未出现大规模限电。但为什么自2020年下半年开始,区域性的严格限电政策陆续出现呢? 2020年下半年浙江、湖南等地就陆续发布了“有序用电”通知,而自2021年5月份开始多省相继限电再度登上热搜。国家对于“双控”政策执行异常坚定,如此大动干戈的政府行为,持续性的政策行为只能说明其战略意义十分重要。
 
目前,电力是我国碳排放的主要来源,其中火电占比最高。要实现“双碳”目标,水电、核电、风电、光伏等零排发电将成为主要手段。扩大清洁能源的使用,例如将汽油车改为电动车则是需求端需要进行的引导。
 
根据测算,要实现“双碳”目标,我国将需要超过约33.5万亿人民币的投资来增加发电能力。
 
其实只要有生产,就会有碳排放。中国是世界工厂,自然是世界最大的碳排放国。而欧美经过多年发展,基本实现“碳达峰”。上岸后的发达国家会以碳排放不达标为理由向发展中国家施压,否则就限制产品进入发达国家市场。
 
 
西方国家碳达峰后,大多用50-80年完成碳中和目标。中国给自己定的期限却是30年,对自己真的够“狠”。考虑到中国工业化、城市化还在路上,貌似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过中国速度不是盖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仅用了40年,就快追上了发达国家上百年积累的优势。
 
除了加速度,中国也敢于狠狠逼自己。2001年中国入世,当时有多少人高呼“狼来了”?而现在,结果大家都看到了。
 
所以“双碳”绝不只是关涉环保概念的节能减排,更是国运的重要一跃。中国占据”双碳”主导权,就是争夺未来的生存权与发展主导权。
 
两百年来,世界能源格局产生多次迭代,在柴炭等高碳燃料,逐步被石油天然气等低碳燃料取代的过程中,高碳资源国的文明也会逐渐被低碳文明碾压。工业革命,二战就是最好的诠释。要么你就买我们欧美的碳排放指标,要不我就直接征收碳商品关税。
 
工业产能≠财富,工业产能要在全球化的金融——生产——销售体系中,完成整个从货币到商品再到货币的转换过程,才能实现从产能到“利润”的转换,而这个利润,也是以货币来表达的。
 
目前我们要降低对外部传统能源的依赖,怎么降低?第一节能,第二使用新能源。碳排放就是这个作用。
 
 
1992年,著名物理学家钱学森曾写了一封建言信,希望我国跳过传统燃油汽车而直接发展新能源汽车。在这封信背后,美国当时依靠着全球化的政治军事干预,从而掌握了石化能源从中东生产,到海运传输,再到燃油能源体系利用的“三角循环”。这是其自二战以来美国掌握全球经济命脉的根本所在。而要打破这种世界单极格局,中国也要从能源端入手。
 
能源自主+芯片自主,当我们掌握了新能源技术,还可以向友好国家输出新能源
 
国家对光伏产业、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扶持都是为了能源结构转型这样一个目标。我国的能源结构一定会调整到一个对石油等化石能源没那么依赖的水平。
 
通过降低碳排放,治理环境。西部的环境变好了,经济也会往这边平衡。再通过中欧班列、一带一路的建设,内地经济也会赶上去。也不再那么依赖海运了。
 
 
“双碳”是一个挑战,更是一个战略机会,而这个机会已经出现在我们面前,能不能抓住,就看我们这一代人了!
 
此外,碳中和对全球产业链重构有着深刻影响。因为一旦中国成为碳中和产业标准的制定者,产业链从业者只能效仿和跟随,比如苹果手机要实现碳中和,那么,负责组装的企业要实现碳中和,为其提供零部件和原材料的环节要实现碳中和,为其提供芯片的企业也实现碳中和,产业链上的每一个环节都要实现碳中和。这就会对产业链形成一个新的标准。
 
所以,比起芯片单点突破,“双碳”目标无疑是属于我国真正意义上的“百年大计”。